澳门威尼斯人彩票

2018年来自境外研修人员的报道(四)

-- 澳大利亚Sunshine医院

文章来源:对外协作处 作者:邓校征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19日 点击数:31 字号:

2018年5月,在省卫计委、医院、对外协作处以及科室领导支持下,本人参加了澳大利亚国际研修项目的选拔,并于2018年8月赴澳大利亚墨尔本Western Health医疗联盟旗下的Sunshine医院进行为期三个月的学习交流。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感受颇深,现总结汇报如下。

一、澳大利亚医疗概况

(一)医疗制度

澳大利亚属于英联邦国家,其医疗制度和英国类似,属于全民医疗保障制度(Medicare),除了急诊,所有就诊全部施行预约制度。医疗环节中有一个和我国很不同的医疗岗位——GP(家庭医生),某种程度上可以理解成现在国内正在推广的全科医生。因为实行医疗保障制度,所以医患之间几乎没有经济利益冲突,医生的社会地位很高,医患关系也十分和谐,令我们十分羡慕。

这种医疗制度也有其缺陷。首先,虽然澳大利亚病人的医疗费用绝大部分由政府承担,但高昂的医疗费用仍不可忽视,远比我国要高得多。在不住院的情况下,澳大利亚的医疗费用是国内10倍以上;要是住院,费用就更高了。澳大利亚普遍的税费起征点为20%或以上,如此重税的情况下,政府的资金不足以支付医务人员在同一家医院全职工作的薪资,所以澳大利亚的医生和护士普遍可以多点执业,可以同时在私人医院工作。其次,由于政府给医院的资金基本是固定不变的,所以医院就会尽可能的减少在院就诊的人数。患者想要在综合医院专科医生处诊疗,必须要经过GP的转介信进行预约,其中大多数患者都需要经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预约等待。对一般疾病,尤其是一些慢性病、常见病,GP就可以解决,所以患者在自己所在的社区就可以得到诊治,非常方便。但是对于某一些早期发现的,进行积极治疗可以获益很大的疾病,比如早期癌症,或者一些择期手术,则可能由于等待时间过长而错过最佳治疗时机。

具体到肾内科,由于澳大利亚有非常完善的家庭医生制度,许多在国内综合医院常见的疾病在专科医生处则完全不会出现,比如更年期问题、骨质疏松、高尿酸血症、高血压,这些情况基本都是由GP来解决;而像儿童肾脏病则专门是由医院儿科或者儿童医院来诊治。究其原因,是因为公立医院的资金来源不同。国内公立医院是自收自支,而澳大利亚的公立医院则是由政府拨款,依靠是国家税收和节余。

(二)专科医生培养

澳大利亚不同大学的学制不同,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进行选择。愿意多上学、想多感受一下大学的美好时光的,可以先上普通大学,然后再读医科,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增加知识的广度;想早工作的,可以选择直接读医科(类似于国内的医学院)。在我进修所在的肾内科,这两种情况的规培医生都有。在普通大学期间,其专业课程设置也和国内不一样,我看过一些澳大利亚大学生的课件,基本上可以达到国内学术会议的深度。普通医科毕业生毕业后经过1年实习进入大内科或者外科的培训,经过3年基础培训后再进入专科培训,这时候他们可以在专科医生指导下进行独立接诊病人,但没有处方权,类似国内的1阶段、2阶段。同时,这时还需接受比较严格的医学训练,包括专业知识的学习,论文写作的训练等。经过3年培训之后,才能成为正式的专科医生(Specialist)。和我国不同是,完成规培后,医生没有职称晋升,没有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主任医师之分,所有医生都是一样的。如果愿意做研究,可以再去读PHD或者去大学申请教授职位(大多数人都是因为兴趣),成为Professor。大多数医生并不认为Professor比一般医生更好,成为Professor仅是因为荣誉感或兴趣。与国内专科医生在同一家医院培训不同的是,在成为专科医生之前,规培医生隶属于政府的医学中心,而不是医院。规培医生每年会提交自己想去的医院和想跟随的医生,医院也会对规培的医生进行打分,综合两方的结果自动生成下一年规培医生可以去规培的医院。这样规培医生从开始工作阶段就到各家医疗机构学习,能学到不同方面的知识。

澳大利亚虽然被很多人戏称为“土澳”,但还是有不少领先国内的先进技术和药物,比如一些刚刚进入临床但对患者非常有帮助的新药、高端先进的免疫抑制剂,在国内都还没有使用或仅在北京、上海刚开始应用。另外,澳大利亚各家医院、医院内各科室之间的配合度及医疗资源共享度极高,这对我们有很大的学习和借鉴价值。在疾病诊治中,澳大利亚的医生严格按照临床指南来进行,医院的临床研究流程也很成熟,院内就有实验研究中心,医生和患者素质都比较高,新药的使用及和其他药物的对比研究项目也做得比较成熟,门诊医师遇到合适的患者时,就会和患者直接谈研究项目,很多患者也愿意参与这样的医疗研究,认为参与这样的研究项目是可以帮助他人,造福后代。

二、研修医院及科室概况

(一)Sunshine Hospital概况

Sunshine医院是墨尔本Western Health医疗联盟旗下八所综合医疗机构中最大最新的一家综合性公立医院,全院共有600张床位,是墨尔本大学及莫纳什大学医学生培养中心之一,其历史可以追溯至1920年。医院位于距离墨尔本市中心17公里处的Sunshine行政区,离市中心火车车程约50分钟,基础设施和环境设施完备,医疗环境、诊疗流程便利先进。Sunshine医院因其在处理急重症方面的极高效率被评为墨尔本最优秀的三家大型综合公立医院之一。

(二)医院建设和人文环境

Sunshine医院和其他澳大利亚建筑一样,主楼只有3层,最高的病房楼也只有6层,但还在不断扩建中,属于平面发展,楼与楼之间全部联通,占地面积非常大。初到医院,迷路是常事,医院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友好,每当我驻足在某一个地方来回张望,马上就会有医院工作人员主动询问我是否迷路了,并主动为我带路。

(三)病区设置

与国内不同,考虑到患者的心理需要以及观察的方便,很多病区之间并没有门,而且一层病区里可能有好几个科室的患者,也会有同一个科的患者分布在不同楼层的情况,所以走在病房区域,经常不知道所在是什么地方,常常需要通过护士站的不同风格和文字指示牌,才能区分不同病区。医院为职工提供了非常舒适的学习和休息场所,这些地方也可用于会议和开放式的讨论。

(四)医生着装

比较有意思的是,澳大利亚的医生是不穿白大褂的,也不带口罩,只有在他们检查的患者病情较危重、免疫力非常低下的时候,才会穿一次性防护服和口罩。对此,我得到的解释是因为白大褂本身可能也是院内感染的源头,有研究数据表明不穿白大褂并不会增加院感风险。所以医生们一般都是穿稍正式的服装即可。另外,澳大利亚医师协会认为白大褂属于工作服,是清洁工或者体力工作者的穿着,不符合医生的社会地位,所以医师是不应该穿着白大褂工作的。

(五)查房细节

查房时,医师来到病床前先礼貌地跟病人打招呼,查体前一定会先拉上床边的帘子。在查房的过程中,下级医师会在记录本或平板电脑上即时记录患者的病情并下医嘱,所记录的内容也会有专人进行扫描,在患者出院后形成完整病历,查完房之后再礼貌地和患者告别,整个过程让人觉得气氛很轻松。由于澳大利亚医疗费用几乎全免,加之多数医生都具备良好的沟通技巧,医患关系非常和谐。每查完一个病人之后,主查医师一定会即时完成快速手消及听诊器的消毒,必要时洗手。每个病房门口都会有一个洗手池,上面有消毒液、手套、防护衣等用品。除硬件设施完备外,医护人员对院内感染的防控意识也确实较强。

(六)门诊接诊

门诊的诊疗环境十分便利,每接诊一位患者,门诊医生就会通过电话将诊疗过程录下来,同样有专人会将这些记录形成文字,然后录入电脑系统,便于患者下次就诊时其他医生可以看到之前的情况。患者的医疗记录及每次的检查结果都会被录入澳大利亚医疗系统资料库,由于医疗资源共享,患者之后不管去哪家医院就诊,医生都可以看到患者之前的就诊经历和各项检查的结果,便于掌握患者的病情。

三、学习心得体会

Sunshine医院的肾内科和国内不同,属于典型的大门诊、小病房。病房病人常在10-15人左右,白天一般会有2-3位住院医生来管理,晚上主要是护士来管理。每天或每两天会有一位负责全院会诊的低年资规培医生去进行巡视,如果确实有问题,则会找上一级专科医生进行处理。这种和国内完全不同的情况是由于澳大利亚住院费用较高,如果大量收入住院患者,政府给科室的钱是不够的,所以只有确实需要住院治疗的患者才会让其住院。

门诊部分,在Sunshine医院肾内科是按照不同医师各自的研究项目来分门诊的,除了综合门诊以外,还设立了慢性肾脏病门诊、妊娠期肾脏病门诊、早期肾脏病门诊、透析门诊、肥胖门诊、肾移植门诊、糖尿病肾病门诊等。这些门诊有的是和其他专业在一起的类似于多学科合作门诊,有的则是单独设立的。这种模式对国内的有一定的借鉴价值。

澳大利亚的生活节奏非常慢,这种慢在医院里也非常明显。虽然上班时间是8点或9点,但医生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临时改变时间,甚至可能会临时取消这一天的门诊,大多数澳大利亚本地人对此也习以为常。由于实行转诊预约制度,每个工作阶段一个医生需要看的病人数量基本都很少,一般一上午看3-5个病人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花在病人身上的时间就很多,大多每位病人在35到45分钟之间,医生可以花很多时间对患者进行疾病教育。

肾内科医师与医院其他科室医师或其他医疗机构医师的联系较为密切,前面提到,肾内科有许多的细分的门诊。像“糖尿病肾病门诊”项目,主要针对糖尿病肾患者,和国内情况类似,因为这类患者不容易遵照医嘱进行治疗,所以在内分泌医师的配合下,加强管理,对他们今后的健康及恢复有很大帮助。这种理念在国内还比较少,非常值得借鉴。再比如,有肾脏病合并心血管疾病的患者,肾内科医师就可以通过转介信直接将患者预约给心血管专科医师,帮助患者解决专科问题。通过多学科紧密且细致的配合,可以大大减少来住院患者的比例,减少了医疗费用的花费。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只有真正走出医院,来到来到国门之外的异国他乡,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才知道外边是什么样子,有什么可以拿来为我们所用,我们的优点在什么地方,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又在哪里。此次澳大利亚之行,我在专业知识之外也收获良多,认识到国内外的差异并非是广泛认知的技术水平,而在于观察问题的角度和思维方式的差异。

在墨尔本研修期间,我在西部医疗联盟远程多媒体会议上详细介绍了我院及所在科室的情况,细述了两院在医疗政策、诊疗方式、出入院标准等方面的区别。外方医师也向我详细叙述了自己所在医院各部门之间如何联系,如何衔接诊疗环节和救治过程,其中不乏先进理念和方法,非常值得借鉴。研修结束后,我会争取将学习到的知识结合我国国情,在自己医院和科室里试行推广,进一步更好地为患者服务,为医院的发展壮大贡献尽自己的一份力。

感谢医院领导提供的这次宝贵的学习机会,感谢对外协作处各位老师、科室领导在学习前后全方位的帮助,感谢科室靳锋主任的鼓励及全力支持,感谢在Sunshine医院学习研究期间所有帮助过我的医生和朋友。

研修人员:肾病科邓校征

Sunshine医院主楼

医院急诊楼

医院餐厅

门诊诊疗预约系统

病房一角

医院透析室

病例讨论会

同英国医生会间交流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